人间一趟 嗑磕水仙

Limbo 【一发完结】

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洪荒之力了 

喜欢还是爱这五个字要砸死我了

 

 

盗梦空间的某个设定 limbo是指潜意识世界,当人受到伤害昏迷时(比如植物人),他的意识为了自我保护会潜入limbo中,然而在这里他无法自我判断自己是不是在真实的世界,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果没有真爱将他唤醒(屁!),他就会无止境的睡下去,无法醒来。

而根据梦境中的时间定律,现实中的五分钟,在limbo中可能就是一辈子。

 

所以且看17岁的樱井翔如何唤醒松本润的故事

 

P.s.这只是个故事 现实世界中的他们过的无比好

 

 

 

 

 

他的城邦坐落在大海中央。

海浪冲刷着沙滩,拍打着残骸。远处的天空从未晴朗,滚滚的阴云从地平线铺天满地的逼近。

人们把他当着这里的王,他已在他的城堡中沉默了几十年。耳边是人们的欢呼,身体却行将枯朽。

 

保镖把那个晕倒在海滩上的少年带进来的时候,他尚在进食。

几十年来,他从未在他的土地上见到过外来者,这是第一个。

 

少年看起来十八九岁模样,衣服破烂烂的,像是被海浪冲刷了上百遍。他尚在昏迷,头低着,面容模糊在一片阴影中。

 

他感受到远端的云层中有着轰隆隆的异动,是这个沉默的世界中前所未有的嘈杂。

 

他放下了刀叉,拿起餐巾擦去嘴边不存在的食物残渣,抬起头。

 

 

视网膜感到仿若灼伤的刺痛,简直要流出眼泪来。

少年金色的头发灿烂的如同他从未见过的阳光,明亮,跃动,毫不安分。

他的世界被撼动着,眼睛却无法从那抹金色上移开。他牢牢的定在那儿,窗外越发响亮的声音传入耳中。

 

那片乌泱乌泱笼罩在海上几十年的乌云像是被利刃刺开,露出了一束太阳的金光。那束光线俏皮的从城堡的窗口攀爬进来,落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移动着。

 

他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只是看着那束阳光慢悠悠的爬过长桌,蹭上他的脚背,他的身体,最后悄摸摸落在他的脸上。

 

尽管看起来刺眼,但是却暖洋洋的,他这么想着,悄悄闭上双眼,允许自己放纵一小会儿。

 

他敢肯定此前从未被这阳光如此温柔相待过,却莫名的感觉一阵心悸的熟悉。

 

他已经如此苍老沉默,却像个稚子一样感到心动。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将他从思绪中唤醒。

 

他的视线转向长桌另一端,迎上了一道锐利而不驯的目光。

 

 

那少年坐在他的对面,中间隔着一条长长的桌子。

 

多么有趣的两极,他心中暗道。他如此年轻,充满生机,我却垂垂老矣。

 

他们沉默的对视,打量着彼此。

 

那少年的衣服破烂,却像个落魄的神祗。他的眼神桀骜,黑色的瞳仁里随时充满着跃跃欲试的朝气。脸庞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消瘦,骨骼带着明显得锐利。他是所有人年少时会憧憬的那个模样,他本该是快乐的,他本该可以用自己的身躯去发出一个对抗世界的宣言。

 

然而少年的眼神如此悲伤。那眼神落在他的脸上,像是要透过他去看到别的什么东西,他猜测着——别的什么,被弄丢了的东西。他眼中的沧桑使得他一点也不像外表那般年轻,倒像个历经沧桑的男人。

 

“你是谁?”

沙哑的声音在空间中引起了空气的震荡。

然后他得到了答案。

 

名叫樱井翔的男人,要在这个第一缕阳光撒进城堡的下午,给他讲一个故事。

 

故事里有五个少年,五个性格相貌没一点儿相像的少年,偏偏凑在了一起。他们对抗着彼此的叛逆,发泄着各自年少的怒火和张狂——直到在一次次的角力中发觉到这个世界的不友好。多少双眼睛在紧紧盯着那个位置,期盼着他们能升的再高点儿,然后狠狠的跌下来;那些人期盼着要踏在他们的血肉上,去抢夺高处的果实。他们羽翼未丰,却已经暴露在世界的凄风冷雨里了。

 

这真是个一点儿也不美好的故事。他垂下眼睛,喃喃说道。

 

 

“——但也并不是那么糟,”樱井翔捕捉到了他的低语,接着说道。

 

这个世界,除了彼此之外,已经没有落脚之处了。哪怕鲜血淋漓,他们也咬着牙磨平自己的棱角,将后背托付给彼此,从此发誓要成为站在金字塔巅的那搓人,发誓要让整个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发誓从此眼睛里只有前方,绝不回头。

 

 

“那么他们——”

“是‘我们’,”樱井翔快速的打断了他的话,语气里带着点强硬和不容置疑。他有点不悦的皱了皱眉,然而转瞬就被对方黑色瞳孔里的惶恐不安击溃了。他叹了口气,

 

“好吧,那么‘我们’成功了么?”尽管他一点也不懂得樱井翔的意图,却还是顺应着对方的意思说出了这话。

 

“当然。”对方的脸上有些压抑的骄傲。

 

真好,他想。

樱井翔像是就应该是这个模样,年轻骄傲,不可阻挡。

 

然而对方却低下了头,

 

“只是当初和我们约定好的那个人,他还是不在了。”那声音不大,轻飘飘的落在他的耳朵里,却像是一把重锤,在心脏上狠狠一击。

 

“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孩。瘦瘦小小,手脚细长,但是眼睛却那么大,”樱井翔像是被自己的回忆逗乐了,笑了起来,“像个昆虫一样。”

 

“那时候他的脾气我们当中最好的了,个子小,年龄小,总是眨着眼睛看着你。我记得他总是跟着我,大大小小的事总要我给他出主意。偏偏我那时候脾气不好,常常一边凶他一边帮他。”

 

“我还记得他特别容易哭,难过了哭,高兴了也哭,就连别人被骂他都会被吓哭,”樱井翔喃喃的说,他垂着头,像是沉入了一个隔世经年的梦里,“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长大了呢?”

 

长大了,走出温室面对风雨,从被保护者变成了保护者,竖起尖刺抵抗世界,用身体扛着那个触摸天空的誓言,一步一步踏出泥泞。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选择站在我身边了,我们变成了陌生人,每天客套的问候,礼貌的寒暄。”

 

樱井翔的声音越来越小,陷入了沉默。

对方明晃晃的金发在他的眼前,像是一个安静的幻觉。他允许自己问出了一个问题:

 

“那对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么?”

 

 

 

我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那他还是个跟屁虫的时候。可是还没等到答案他就长大了,一夜之间为自己包好了厚重的壳,没有人再能靠近他的心一步。

 

樱井翔吸了吸鼻子,抬起眼睛看着他,目光闪了闪。

 

 

“我问他,是喜欢还是爱?”

那六个字像是有了实体,在他脑中盘旋回荡。无数的声音汇集在一起,逐渐响亮的轰鸣着同一句话。他感到整个世界不安的震动,合着脑中的轰鸣,让他几近眩晕。

 

他想,许多年前,是不是有个什么人,问过他同样的问题呢?

 

那个人有着同样灿烂的金发,黑瞳孔里有着冲破一切的傲气。

 

他的意识仿佛脱离了身体,在半空中看着一个垂垂老矣的自己,像是动了动嘴唇,又像是一丝叹息。

 

“可是,”有什么声音继续着.

 

“现在我明白了,我把多少时间花费在了等待上,等一个没有什么所谓的结果。”

 

“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点儿也不重要,是喜欢还是爱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听见樱井翔自顾自的说。

 

“我已经过了要给每个问题找到一个答案的年纪,我已经过了用棱角和锋利去表达感情的年纪。”

 

“我曾经花费了如此多的时间去区分明确喜欢和爱的定义,我们运用如此多的逻辑和思考去做一道无解的证明题,”

 

“时至今日我坐在这里,依旧无法给自己一个标准答案。”

 

“我们约定过要一起站在顶峰,我们做到了。”

 

他看见樱井翔露出了一个笑容,像是突然卸下了盔甲,有点纵容和无畏的笑容。

 

“现在我愿意用所有剩下的时间和身外的一切,换一个与他寻找答案的位置。”

 

樱井翔站了起来,他郑重地迈开脚步,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厚重的云层不安的搡动,无法抵挡的又漏出了一束阳光,接着是两束,三束,最终是无数的光线连成一片。

 

他感觉枯朽的意识重新活跃,身体充满了活力,记忆的屏障如同那片经久不散的云朵,被无可阻拦的阳光刺穿。

 

他看见17岁的樱井翔站在那片阳光里,眼神里带着少年人的冲动,和成年人的稳重。他的金发如此灿烂,像是阳光在跃动。

 

整个世界第一次被阳光照射,大地在颤动,海浪在山崖上拍打出激越的前奏。

 

樱井翔向他伸出手。

 

“现在我愿意用所有剩下的时间和身外的一切,换一个与你寻找答案的位置。”

他如此重复着。

 

 

整个世界在阳光中无所遁形,土崩瓦解。记忆回归了他的身体,连同潮水般的感情一起。

在整个世界的分崩离析中,他握住了那只手。

 

 

 

 

 

他闭上了眼,在他的一生中,从未感到如此无所畏惧。

 

当他睁开双眼时,在那个他证明了年少誓言的世界里,会有一个愿意放下一切,在无尽的潜意识中寻找抓牢他的手的人,用一生的时间,跟他寻找一个问题的解答。

 

 

 

 

 

 

 

 

 

 

 


评论
热度 ( 31 )

© 如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