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一趟 嗑磕水仙

52hz

毕白。

 预警:都是我胡诌的


1.

盛夏将过,空气里还有余热。


天光初见时一个大夜才结束,六个小时后又是新的工作。房车上冷气打的充足,过渡到平衡车上,肢体末端这才暖和了些,他周身漾起一阵轻快的风。酒店门口稀稀拉拉还有几个女孩子蹲守,汗渍把刘海黏在脸上。

不管原因目的为何,和他脸上倒是如出一辙的疲惫和斑驳。


踩着小车溜过的时候有虚弱的尖叫,还有一声怯怯的呼唤压在后面。

“……哥哥。”


终究是不忍心,前进趋势划了一个轻巧的弧线,笑容已经习惯性的挂在脸上。

“天气这么热,都辛苦了,去休息吧,”

这种上不...

just a broken guy, got a few screws loose, I guess.

Never really knew it till now.

末路-上【牧歌X陈骁】

一个警告:牧歌x陈骁 前后没错 

          一个被mob了的陈骁被牧歌捡回家,PTSD报复心起想要办了恩人,结果强///奸不成反被干,带球跑又被抓回来,好好治病的故事。【。


一个鸡蛋,一碗清水。


水沸腾后蛋液打散了下锅,关火,研磨足量的黑胡椒。


白瓷胎薄,牧歌又心急,单手托着碗,指尖烫的通红,常人再多一秒都要甩手不干,他却稳稳当当的找钥匙开门,权当那手不存在。


跟两个小时前进来...

我不会做红烧蟹

我根本就不喜欢红烧蟹

不是说我口味清淡什么的 红烧蟹 只是贪图口舌之欲 根本算不上蟹 没有灵魂的

为解嘴馋我吃啥不行 为什么我要把蟹红烧

我是为了清蒸蟹才买蟹的 又不是为了红烧

当然diss红烧蟹不是因为红烧蟹不好 是我不会烧好吃的红烧蟹

〈蟹是无辜的靴靴 〉〈都是一样的蟹 红烧不一定就比清蒸玷污了蟹靴靴〉〈烧不出就烧不出 请不要地图炮我们热爱吃和烧劣质红烧蟹的老饕们靴靴〉

【杨修贤X章远】【赵云澜X牧歌】风吹草地

一个警告:by48乱炖,全部ooc。还有【韩沉X谢南翔】,真 一树梨花压海棠。

送给日产一吨的虾老师和黄坷拉老师。我只是个脑洞的搬运工


赵处长再次身先士卒,无奈顾头不顾尾,自家队伍里有个小郭,于是早上出门还是好端端的大活人,晚上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没事儿,小伤。”他摇着绷带手试图引起注意,可是牧歌还是低着头不说话。小编剧最近都在赶稿子,俩人作息错开,一个上班另一个已经睡下,赵云澜下班了,他还在念念有词地疯狂码字,对方一贯贴心,也不打扰。

好说歹说哄好了,杨修贤成了炮灰。赵云澜一向对自家兄弟不手软,拽着他陪床护理。念他是个伤病患,牧歌最近又确实焦头烂额,杨修贤...

【裴文德】青原行思

【裴文德】青原行思


一个警告:片子没看完,我只想搞小裴,历史时间线是我乱拗的,有太子X小裴,有私设


吾等立誓,一为皇恩,二为天下苍生

自愿饮妖血,以见妖身。

若为妖血反噬,自除后患。


妖血和人血没什么不同,一样红,一样腥。

但是人血喝下去,不会烧穿肚肠。

满头满脸痛出来的汗,眼睛被刺激,小裴眼泪止不住。

师兄心疼他年纪小,跑前跑后地给他递水扇风,嘴更是没停过,变着法儿的转移他注意力。 


“……你喜欢上了师姐?”

事实证明注意力是可以被转移的,十几岁的男孩子关注点永远在男欢女爱上,年长的师兄反倒扭捏起来...

【by水仙】【杨修贤X章远】小兔子

远妹X老杨X远妹 你没看错 老杨正反煎兔子【我也想吃兔子!!!!咆哮


冷吃兔手撕兔麻辣兔头

【by水仙】【赵云澜X杨修贤】同道殊途

摸鱼看到的赵云澜杨修贤 赵云澜查芳心纵火案的梗然而我热血上头只想搞老杨 

赵云澜偏向原著时间线前,暴躁精分拈花惹草 虽然本文只有体现最后四个字


点我

耳洞

不要随便点 点了看出来是哪对也不要随便说

手是我自己的 我爱写啥写啥


耳洞

【叶周】问刘十九

古风AU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喝茶。”


周泽楷寡言,将那只瓷杯向叶修推去。

江南多好泉,好水方能煎出好茶。茶味清甘而香,然而叶修一颗心却不在此。


他此番从大漠辗转至松江,风尘仆仆,一刻不停地走了月余,为的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两个月前他的至交好友苏沐秋遇袭,好容易捞回一条命,皮肉伤好了大半,人却是一直昏迷不醒。他们试过了无数种办法,最后只能求助从未打过交道的轮回。


轮回坐镇松江,出了名的阔绰,教里的仙丹灵药不胜枚举,更有传说教主周泽楷藏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秘宝,但是传言毕竟是传言,从未有人...

© 如毁 | Powered by LOFTER